|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八路軍一二九師駐臨清 聯絡處成立的前前后后

八路軍一二九師駐臨清 聯絡處成立的前前后后

關鍵詞:臨清,抗日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臨清在線
  • 電 話:
  • 網 址:http://www.33159325.com/
  • 感謝 wangbin01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5266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黒伯理

    一九三八年秋,日寇攻陷武漢以后,為了鞏固后方,站穩腳跟,迅即調動了大批兵力,對我華北抗日軍民進行瘋狂的掃蕩。當時,整個魯西北抗日軍民也面臨著掃蕩的殘酷斗爭,以保衛敵后抗日根據地。

    為了防止和粉碎日寇通過回民中個別破壞分子利用“爭救不爭國”的口呼,挑撥回漢關系,破壞全民抗戰的陰謀,并進而把散居在臨清、聊城、冠縣、館陶、朝城……等地回民組織起來,開展抗日救亡斗爭。十一月問,奉山東第六專區政治部(我黨魯西特委)和省委代表張霖之同志的指示,派我前往臨清,和當地同志一起籌建魯西北回民救同會。
    我剛到臨清兩三天,日寇就開始了向我魯西北的大舉進攻,當時日寇尚居優勢,魯西北的抗日中心聊城和臨清相繼失守,在我黨影響下堅持敵后抗戰的范筑先將軍壯烈犧牲了。當時我就和臨清戰委會的王笑一、郭少英、顏竹林、李蘊華,黑若仙、劉慧溪、王曉敬、趙鵬等三十多位同志轉移到臨清城北約四十公里的楊長屯,與當地地下黨的柴杰臣、劉鋼峰、李霖之等十多位同志匯合在一起,發動群眾開展游擊活動。我們很快就武裝攻占了當地一個國民黨的偽區部,用奪來的槍支武裝了一部分農民,有了一個立足點,并組織起一支有四、五十人槍的隊伍。我們白天“學軍事”,晚上學政治,宣講抗日救亡的道理,提高部隊的政治覺悟和作戰能力。
    日寇攻占臨清后,由于日寇的兵力不足,而且它還要掃蕩其它地區,我們根據情報知道了他們不久就要撤走。那樣臨清城就要出現一個“真空”的局面。那時臨清是魯西北的一個重鎮,是原山東第四專區的首府,對周圍十個縣都有很大影響,又是一個很好的糧棉產區,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都處于一個很重要的地位。我們很有必要控制這個地區,這對我們堅持挑戰,發展革命力量是很有好處的。但是,我們缺乏必要的武裝力量,未達到這個目的。臨清一帶有一些由成伙土匪改編的“抗日部隊”,如吉占鰲、吳連杰等部,他們都有幾千人,還有國民黨專員公署的保安部隊,也有上千人,他們都想乘虛進占臨清,以擴大他們的地盤和勢力。對此,我們在楊長屯的同志們感到十分焦急。但因我們力量太小,不能貿然進城,怕被他們吃掉。正在這個時候,魯西北特委書記張承先同志趕來揚長屯。經過研究,派我到南宮找一二九師師部,請求劉伯承、鄧小平,徐向前等師首長給予指示,最好能派一部分主力部隊來支援我們。
    我奉了特委的命令,和另一位同志立即騎著自行車向南宮奔去。那時已是十一月底的初冬季節,又正趕上天陰下雨。
   一路上,雨淋濕了衣服,被冷風一吹,都凍成了冷冰,好似穿了一件鐵皮外套。心想,這真有點“寒光照鐵衣”的味道了。我們心急似火燒,那顧得天冷地滑,路途坎坷,一路飛奔,趕到南宮時已經是夜間九、十點鐘了。那時師部駐在南宮西南大概是叫老虎張莊的村子里。我們到師部后,立即受到了宋任窮、劉志堅,張策等同志的接待,安排我們吃了晚飯。當時只有徐向前副師長在師部。飯后我們就向他們匯報了聊城失守的一些情況,當時號稱十萬抗日軍的范筑先部隊已土崩瓦解,在魯西一帶仍舊堅持抗日的只剩下由我黨領導下的一小部分武裝——十支隊;又匯報了日寇撤出臨清后,臨清各種政治勢力和武裝力量的情況,分析了聊城、臨清一帶的形勢,提出了請師部派一部分主力部隊進駐臨清,以便控制局勢的要求。徐向前同志聽了我們的匯報后,嚴肅而又熱情地介紹和分析了當時全國形勢,指出了冀南方面的局勢也很緊張,主力部隊既要全力對付日寇,又要應付國民黨派到敵后的“摩擦專家”們的破壞和搗亂,兵力只能集中使用,不宜太分散。因而一方面鼓勵我們要依靠群眾,設法克服困難,打開局面,逐步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又要從當時當地的實際情況出發,想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他果斷地決定,要我們就以八路軍一二九師聯絡處的名義,把我們剛剛發展起來的一支小游擊隊作為聯絡處的警衛武裝,戴上“八路”的臂章,開進臨清,利用當時各派勢力還不敢公開破壞“國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方針,借助八船軍的聲威。雖然兵力少,料定他們也奈何我們不得,要大膽地闖進去……我們聽了徐向前同志的指示,得到了極大的支持和鼓舞,感到有了辦法,充滿了信心,急忙趕了回去。后來的實踐證明,徐向前同志的分析和決策是完全正確的,是在一個不利情況下采取有利形式,巧妙而又大膽的好辦法。
    我趕回臨清以后,立即向張承先等同志匯報了徐向前同志的指示。大家聽了十分高興,一致擁護,認為這是我們在當時兵力很小槍支很少的情況下,能夠進駐臨清城開展工作的好辦法。而且這樣做不僅有利于組織、發動魯西北一帶的抗日救亡活動,也能夠更好地掩護地委機關開展地方工作。于是大家若高彩烈地投入了各項進城的準備工作。比如“八路”的臂章,當時我們并沒有那么多現成的,怎么辦呢?就由臨清婦救會的十多個女同志負責,找了些染色,按照正式的“八路”臂章的樣子,一個個地加以精心地仿制和描畫并縫制起來,連夜趕制了一百多個。第二天我們就帶著臂章,雄赳赳、氣昂昂地開進了臨清城。進城后,在干河北岸張八口街找了一所外逃地主的宅院,掛上了一塊用白布寫成的。八路軍一二九師聯絡處”的大牌子。這樣聯絡處就算正式成立了。牌子掛出后,我們除留少數干部看家和一、二個戰士在門口站崗外,其余的干部戰士就到街上去,到群眾中去,這樣既可以了解情況,宣傳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又可以壯大聲勢,擴大影響。果然,很快就在群眾中傳開了。大家喜形于色,奔走相告:“八路軍進城了”,“北頭(指干河北崖)都住滿了!”"這下可好了,那些土匪隊伍再也不敢亂搶亂砸了了”城內的商人聽了也很高興,覺得他們的財產又有保障了。于是通過商會很快就給我們進來了糧食、蔬菜和其它物資。
    我們進了城,那些土頑隊伍自然是心懷不滿的,又恨又怕,但又無可奈何。他們想要憑借勢力把我們趕出去,又怕得罪了河西街的老八路軍吃不消,所以不敢輕舉妄動。于是想搞陰謀,制造混亂,以便在混亂中吃掉我們。但我們沉著應付,絕不上當。比如,有一次夜間,他們突然在聯絡處周圈四處打槍,想引誘我們出擊,然后把我們消滅。但我們隱蔽固守,嚴陣以待,他們又不敢正面進攻,結果只好自行散去。
    聯絡處成立后,我們的工作是很緊張的。當時張承先同志以魯西北地區中共代表的身份,我以八路軍代表(八路軍一二九師聯絡處主任)的身份,開展上層統戰工作和公開的抗日救亡活動,利用各種場合作宣傳、造輿論,以發動群眾起來抗日。同時,還要經常和當地土頑部隊的頭子、地方政府——四專署專員袁聘之等打交道,爭取團結他們一道抗日。而且還要他們解決我們的給養供應等問題。在這些活動中,我們和他們表面上互相周旋,實際上針鋒相對,斗爭尖銳、復雜。在這期間,張承先、韓寧夫、魏開荒等地委的同志,則以聯絡處為掩護,聯系指導著周圍十個縣的各項工作,經常在聯絡處召開各種會議,并在這里舉辦了黨員訓練班。在兩個多月的時間里,我們開展了抗日宣傳,發動了群眾,發展壯大了黨的地下組織,加強了地方工作,同時進行了不少統戰工作。
    在這段期間,出于我們緊緊依靠黨委和一二九師的領導,工作是比較順利的,然而生活也是比較艱苦的。吃的是粗米黑面,時常連菜也沒有。戰士們穿的都是從冀南四分區要來的一些舊軍裝,只有張承先同志和我因為時常做統戰工作,組織上給我們二人每人做了一身新軍裝和一件軍大衣。十冬臘月,戰士們睡的都是地鋪草堆,張承先同志和我雖有一張床,但根本沒有鋪蓋,只好兩個人兩頭睡下,被此把腳伸在對方的大衣筒子里,以免把腳凍僵。盡管如此,同志們都充滿著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從不叫苦。
    一九三九年元旦過后不久,日寇又開始掃蕩,在冀南和魯西北進行了多次戰斗,形勢相當險惡。臨清城也面臨著再次失陷的危險。
    這時特委又派我到師部請示行動方針。當時我們已經有了馬匹,我就一個人單槍匹馬到了河北威縣的一個村莊,找到了師部。我剛剛進村,就看到劉怕承師長、鄧小平政委從另一個村口進來,后面還有李達同志和幾位干部、警衛員。他們精神振奮,興致勃勃,說說笑關地走了過來。原來,他們是剛剛去查看了陳賡同志在香城固一帶繳獲的日寇的幾門山炮。
    打過招呼后,走進屋里,我就向劉鄧首長匯報了情況,請求指示。這時鄧小平同志嚴肅而又堅定地對我說;“你們要在日寇再次占領了臨清后,向津浦路附近轉移,在那里開展破擊活動,破壞敵人的鐵路交通線,使他們不能順利進兵,并何機打擊敵人,壯大自己。要做好友軍的工作,要嚴格紀律,依靠群眾,什么都不要怕,國民黨不敢去的地方,我們共產黨硬是要去……”。
    這時,我提出師部是否可以再給我們補充部分槍支彈藥的問題。
    劉伯承同志聽后,爽朗地哈哈大箋起來,井親切地對我說;“同志,你大概參加工作不久吧(我是一九三七年五月正式入黨的,談話時我二十歲),你應當知道我們黨有一個老規矩,只有下級部隊向上級發槍,沒有上級向下級發槍的。”說著又大笑起來,然后繼續說,“你們要想辦法從敵人手里奪取,用敵人的武器來武裝自己。”接著,劉伯承同志又問,“你們有多少人、槍了?”我說有七、八十人槍了。劉伯承同志說:“這就很不錯了嘛!我們賀龍同志不是只有一把菜刀就鬧起革命來了嗎?你們已經有了七、八十人和槍,這個就不算少了啊!”
    我聽了感到又后悔,又慚愧,覺得很不好意思,心想真不該向上級隨便伸手。
    我正在想著,劉伯承同志又接著問:“毛澤東同志的《論持久戰》你讀過了沒有呀?”我說:“讀過了”。劉伯承同志說:“這就很好嘛,另外我再教給你們兩句話,這就叫做‘久住一地必遭襲擊,久走一路必避埋伏’,你們要總好這兩句話,在敵后打游擊就會少吃虧了!要學會打主動仗和有準備的仗。”
    聽了劉、鄧首長那親切有力,堅定熱情的談話,我覺得心里熱乎乎的,頭腦清醒了,眼睛明亮了,膽子大了,勁頭也足了,心里只有一個想法,一定要按照劉鄧二位首長的指示去做,化不利為有利,變被動為主動,克服困難積少成多,爭取勝利。
    這次談話已經過去四十多年了,但是至今每想起來,劉、鄧首長的音容笑貌,仍然是那樣的清晰感人,給人以巨大的教育和鼓舞。
  在一九三九年二月間,臨清再次失守的前夜,我們便將“聯絡處”改為“八路軍武裝工作團”,向津浦路方向前進,按照劉、鄧首長的指示,投入了新的戰斗。這時,加上干部在內,我們大約已有比兩個連還要多的兵力了。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臨清!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635-2366778 傳真:""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山東省臨清市 郵編:252600
Copyright © 2004-2019 臨清掌上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魯ICP備15002292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