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文化 > 寧都起義的領路人—劉振亞

寧都起義的領路人—劉振亞

關鍵詞:劉振亞,臨清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臨清在線
  • 電 話:
  • 網 址:http://www.33159325.com/
  • 感謝 wangbin01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4388

    已有1網友參與糾錯

劉振亞,1911年出生于山東省臨清縣(今山東省臨清市)呂堂村一個富裕家庭。原國民黨第二十六路軍中共特別支部書記,寧都起義領導人之一。

1920年,劉振亞入本村國民小學讀書,跟校長兼老師、姑丈劉養元學習國文、算術、常識、修身等課程,掌握了一些自然科學常識和社會學知識。四年的小學教育,增強了劉振亞的求知欲,他決心沖出家庭這個狹小的天地,到廣闊的社會去看看。

1924年,劉振亞不顧父親的極力反對,考入臨清城里美國基督教會所辦的育英小學,兩年后升入該校新增設的中學班。在這里,他懂得了掌握科學文化知識的重要,初步感受到了民主與科學、抵制列強、獨立自主的新思想,認識了帝國主義文化侵略的本質,開始對育英中學所進行的某些奴化教育產生不滿情緒。為拴住兒子的心,父親在劉振亞讀育英小學期間為他操辦了婚事。

劉振亞等幾名熱血青年再也不愿意在育英中學待下去了,他們毅然轉入同在一個城市的山東省立第十一中學。但是,因循守舊的父親沖上子承父業,斷然讓劉振亞停學回家。

父親的計劃與自己理想格格不入,劉振亞決心遠走高飛。1928年,馮玉祥所部創辦的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習稱西北軍)軍官學校從河南洛陽遷至開封,校長是臨清人張自忠,他回鄉招募同鄉青年學生。劉振亞毅然報名,辭別已有身孕的妻子,考入以生活清苦、紀律嚴明而著稱的西北軍軍官學校,被編入第二大隊工兵隊。經工兵隊分隊長、共產黨員杜宗周介紹,入校當年,劉振亞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他積極開展黨的地下工作,宣傳黨的主張,發展黨的組織。

劉振亞入校半年后,他的兒子降生,但時隔不久,妻子卻在憂思和疾病的折磨下去世。1929年,劉振亞隨軍駐河北大名,從專程前往探視他的一位表叔那里得到了愛妻不幸去世的消息,當即哭倒在地。當表叔離開時,他捎回家一張照片,從此便于家人斷絕了音訊。

1930年,軍校畢業后,劉振亞先后任馮玉祥部第三十八師見習參謀、第十三師參謀。10月,馮玉祥在中原大戰中失敗,所部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孫連仲投蔣介石將部隊進行了縮編。劉振亞被編入孫連仲第二十六路軍第二十五師第七十三旅董振堂部任上尉參謀。他在白色恐怖下與黨保持著單線聯系,并廣泛接觸進步青年。

不久,蔣介石命令第二十六路軍開赴江西宜黃、樂安與紅軍作戰。第二十六路軍到江西后,水土不服,病亡者甚多,加之生活極為困苦,軍心浮動,厭戰情緒日甚。同時,中央革命根據地土地革命廣泛開展,工農生活改善,紅軍官兵平等,使廣大官兵對蔣介石不滿,離心力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劉振亞曾設想單人獨騎去當紅軍,或聯合幾個可靠的人一塊去投紅軍,或時時供給紅軍情報,或里應外合把這支部隊拉到紅軍方面去。但由于沒有上級黨組織的明確指示,他沒有貿然行動。

劉振亞當時是第二十六路軍中惟一與黨組織保持聯系的共產黨員。為了匯報第二十六路軍的情況,及時取得黨組織的指示,他派剛回到部隊的共產黨員袁漢澄到開封找接頭人陳立。開封中共組織又介紹袁漢澄去上海找黨中央接頭人朱瑞。朱瑞傳達了黨中央的指示:鑒于第二十六路軍存在著直接革命的因素,決定派王超、袁漢澄、李肅三人去江西,配合劉振亞積極開展工作,把這支國民黨部隊爭取到革命方面來。

袁漢澄走后,劉振亞遲遲得不到回音,心里非常著急。1931年3月,正當蔣介石準備大舉進犯紅軍的時候,劉振亞向旅長董振堂請假,親自去上海向黨中央匯報請示工作。

劉振亞行至南京,恰好在下關碼頭與從上海來的王超等三人相遇。大家遂寄宿“江南一枝春”旅館,由王超向劉振亞傳達了黨中央的指示,劉振亞則向他們詳細介紹了第二十六路軍上層軍官的政治態度和廣大基層官兵的思想傾向:總指揮孫連仲怕做俘虜,住在上海,根本不到江西來;總參謀長趙博生和第七十三旅旅長董振堂、第八十旅參謀長邊章五等人都是保定軍官講武堂畢業生,不克扣軍餉,不虐待士兵,素來與蔣介石不謀,比較容易爭取;第七十四旅旅長季振同是馮玉祥親自培養提拔起來的親信,反對蔣介石,對紅軍沒有仇恨但存有恐懼心理,管理下級比較吃力;行武出身的不少營、團長大多出身貧困,對紅軍有好感,信任趙博生、董振堂等人;開封西北軍軍官學校畢業的一些人,大都是連、排長等下級軍官,學過軍事,又有些文化,直接接觸廣大官兵,是爭取的對象;廣大士兵大都是窮苦人,從到江西后所聽到看到的,對共產黨、國民黨誰好誰壞心里是清清楚楚的。總之,第二十六路軍從上到下對共產黨有著好印象,大革命時期曾任過由西北軍改稱國民聯軍總政治部主任的共產黨人劉伯堅,更是大家信得過的人。

劉振亞介紹情況后,四人根據中央指示研究決定,充分利用大革命時期共產黨在這支隊伍中的政治影響,利用老鄉、同學、同事關系,廣結人緣,積極宣傳革命思想,提高廣大官兵的政治覺悟和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秘密而又積極地發展黨員,擴大黨的隊伍。

回到江西寧都后,劉振亞仍任原職,李肅住在第七十四旅,袁漢澄分到第七十九旅第二團團部,王超以差遣名義住總指揮部。不久,劉振亞介紹第七十三旅參謀李青云、臨清同鄉蔣耀德等人入了黨,王超介紹總指揮部譯電主任羅亞平等人入了黨,袁漢澄介紹第七十四旅第二團機槍連少尉排長王銘五等人入了黨。為了加強黨組織的集體領導,中共中央根據第二十六路軍黨組織的活動情況,決定成立特別支部,任命劉振亞為書記。第二十六路軍特支分別成立了官長支部和士兵支部,劉振亞分管官長支部。在劉振亞等人的領導下,第十二六路軍黨組織的活動更加廣泛地開展起來。

第二十六路軍特支建立以后,便開始了團結并爭取趙博生的工作,但對發展他入黨格外慎重。劉振亞多次主持會議,全面認真地分析研究了趙博生的經歷和思想狀況,認為他在尋找新的出路,決定抓住時機,采取主動,先給趙博生寫幾封密信,由羅亞平設法遞交,試探其反應,并做好應變準備。趙博生接到信后,遂向黨組織靠攏,并主動向黨組織講個人的思想、經歷和部隊情況。特支討論認為,趙博生對黨是有誠意的,決定吸收他入黨,并將情況及時報告了仍在上海的黨中央。黨中央審查了趙博生的全部歷史和政治表現,于1931年10月正式批準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發展趙博生入黨,使黨在第二十六路軍中的兵運工作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在批準趙博生入黨的同時,黨中央認為寧都黨的發展有官長路線的傾向,并指定袁漢澄與李肅深入到士兵中去。劉振亞認真執行黨中央指示,做了許多工作。經過活動,他首先將李青云調到旅學兵連任少校連長,自己也利用參謀兼學兵連教官的身份,經常到學兵連講課,找士兵談心,宣傳黨的主張,啟發學員的階級覺悟,增強學員的民族意識。不久,以京津一帶的愛國青年為主組成的學兵連成立了中共士兵支部,學兵連被牢牢德掌握在黨的手中。

為了接近士兵,掌握實力,劉振亞也向董振堂要求當了旅特務排排長。

1931年底,第二十六路軍官兵發出了“回北方打日本”的呼聲,并立即由董振堂所部第七十三旅開路,離開寧都,北進到離寧都30公里的胡冷嘴。這一正義行動遭到蔣介石的嚴厲斥責。蔣介石下令該部立即撤回寧都,“侈談抗日者殺無赦”,同時還把其嫡系部隊擺在北線,截斷第二十六路軍的退路。第二十六路軍與蔣介石之間的矛盾尖銳化。

以劉振亞為首的特支和趙博生多次分析研究第二十六路軍潛在的革命形勢,決定抓住有利時機,開展有組織、有計劃的政治鼓動,因勢利導,把士兵的情緒引導到正確的方面來,促進革命條件的早日成熟。在特支的領導下,共產黨員和骨干分子都積極行動起來,在士兵和下級軍官中成立了半公開的群眾組織,抓住各種機會交朋友、談知心話,爭取更多的人支持或同情革命。第二十路軍兵運工作進展很快,下級軍官公開喊出了“我們是中國人,一定要回北方打日本!”“紅軍主張抗日,是我們的兄弟!”等口號。

特支派袁漢澄把這令人鼓舞的革命形勢迅速報告了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軍委立即指示:周密制訂起義的行動計劃和實施方案,在適當的時機發動起義。整個行動由趙博生負責指揮。

黨組織和趙博生經過周密研究,準備了三個起義方案。為了增強起義成功的把握性,劉振亞與趙博生不僅團結下層官兵作為起義的基本力量,而且盡量爭取高中級軍官的同情和支持,先后團結了董振堂、季振同和第七十四旅第一團團長黃中岳等人。

正當起義工作緊張進行時,南昌黨的秘密聯絡機關突遭破壞,第二十六路軍黨組織領導人名單、黨對第二十六路軍活動的政治決議和組織決議均落到敵人手中。12月5日,國民黨陸海空軍總司令南昌行營拍來十萬火急電報,責令第二十六路軍總指揮部嚴緝劉振亞、袁漢澄、王銘五等三名共產黨員,并星夜送行營懲處。同時,國民黨的飛機還向寧都投下蔣介石徹底清查該軍中“反動分子”的手令。這在萬分緊急的情況下,羅亞平把電報交給了劉振亞。劉振亞馬上找趙博生等研究決定,由趙博生以參謀長身份復電南昌“遵令照辦”,穩住南昌,同時派袁漢澄赴中央蘇區向軍委匯報請示。軍委決定:以最大努力爭取第二十六路軍全部起義;起義后部隊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十六軍;派左權、劉伯堅、王稼祥,攜帶電臺,在寧都城南40公里的彭湃縣蘇維埃所在地固厚聯絡指揮,并派紅軍第四軍在會同方面相機接應。特支認真研究了軍委的指示,決定于13日全部起義。隨后,趙博生根據黨組織的決議找季振同等人征求意見,他們都表示擁護全部起義。

為了即將來臨的生死博斗,寧都黨組織百倍地緊張起來,劉振亞等特支成員更是忙得不可開交。但就在起義的前幾天,第七十四旅要求把預定的行動日期推遲一天。公開的理由是:據傳第二十六路軍的2萬套冬衣和11月份的薪餉及費用已運到廣昌,不日即可來到;而真實的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該旅某些人嫌編為第十六軍番號太小。于是,劉振亞再派袁漢澄等人星夜趕到彭縣向軍委請示。軍委立即批復:起義推遲一天;勝利后,全軍改為紅軍第五軍團,季振同任總指揮,董振堂任副總指揮兼第十四軍軍長,黃中岳任第十五軍軍長,當即發給毛澤東、朱德簽名的委任狀。另外,軍委又附送軍事地圖一幅,上面標明了起義軍的行進路線和沿途敵我態勢。根據軍委的指示,特支和趙博生一起,縝密的研究制定了起義方案。

12日,劉振亞、李青云把學兵拉到城外長明垴、老西壩一帶,以野外演習為名,熟悉通往蘇區的道路和地形,繪出了簡易地形圖。

14日黃昏,趙博生宣布全軍起義。15日晨,第二十六路軍兩個師1.7萬余人攜帶2萬多件武器開往蘇區,劉振亞率領特務排負責交通。16日,劉伯堅代表中華蘇維埃政府和中革軍委,宣讀了關于授予起義部隊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團番號的決議和軍團干部的任命。在黨中央和軍委的領導下,這支國民黨軍隊逐漸轉變成為一支新型的人民軍隊。

寧都起義勝利后,劉振亞任紅五軍團第十五軍第四十四師第一三O 團團長。1932年12月中旬,在中央蘇區隆重紀念寧都起義勝利一周年時,黨中央給他頒發了紅旗勛章。劉振亞于1932年末調任建(寧)黎(川)泰(寧)警備區參謀長,1933年一度入瑞金中央黨校學習,后調到紅五軍團,1934年4月在第五次反“圍剿”的廣昌前線擔任警備司令。1934年10月長征開始后,他任紅五軍團偵察科長、作戰科長,在途經貴州省都勻時病故。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1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發表時間 (2018/5/4 20:35:34)
其實歷史上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姜敏卿山東省鹽山姜莊現河北人,一八九七年八月三十日生,一九八三年四月十六日卒。享年八十六歲。十二歲只身下天津,先當雜役后當書童。十四歲從伍,由士兵到連長,戰事中與馮玉祥… >>更多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臨清!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635-2366778 傳真: 郵箱:[email protected]cn
地址:山東省臨清市 郵編:252600
Copyright © 2004-2018 臨清掌上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魯ICP備15002292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