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于天華:帶著7個心臟支架倒在反恐前線

  • 老憤青
樓主回復
  • 閱讀:58157
  • 回復:1
  • 發表于:2014/7/7 11:37:18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臨清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帶著心臟里的7個支架,47歲的公安部情報中心副主任于天華,在6月29日這一天永遠倒下了,倒在他曾經十余次馳援的土地——新疆。他的身后,留下才上大二的女兒,和同樣在公安戰線工作,去年才做過癌癥手術的妻子。

    澎湃新聞6日連線了于天華生前的同事、好友,試圖從他們描述中,還原這位反恐先鋒。

    反恐專家,多次直面死神

    翻開于天華的履歷表,可以看到他的職業生涯,一直與反恐密不可分。1990年畢業于中國刑事警察學院的于天華,1990年至2008年在公安部刑偵局大案處(后為反恐怖處、爆炸恐怖案件偵查處)歷任科級干部、副處長、處長。

    據介紹,于天華曾直接組織指揮和參與偵破了“河北劉保才、黃樹鋼劫機案”、“師月波劫機案”等20多起劫機案件及“云南平遠街嚴打行動”、“天津大邱莊傷害致死案”、“吉林市博物館特大縱火案”、“新疆系列恐怖爆炸案”、“北京西單公共汽車爆炸案”、“天安門廣場爆炸案”、“江西萬載芳林小學爆炸案”、“河北省石家莊市特大爆炸案”、 “陜西省橫山縣特大爆炸案”、“北大清華餐廳爆炸案”、“系列投毒敲詐娃哈哈集團案”、“南京小湯山投毒案”、“四川高考試卷被盜案”等在國內國際有重大影響的惡性案件100多起。他是國內反劫機、偵破爆炸、投毒等恐怖案件方面的專家。

    根據他的母校中國刑警學院2012年的一份材料記載,1993年,自河北唐山劫機案后,半年之內連續發生20余起劫機案,其洶涌蔓延之勢在世界各國絕無僅有。一時間,國內外輿論紛紛,中國航空業受到沉重打擊。接到任務后,于天華對每一起劫機案件進行深入細致的研究,歸納總結了中國劫機犯罪原因和規律特點,提出了宣傳報導低調淡化、嚴懲未遂作案人以示警戒、兩岸談判遣返劫機犯釜底抽薪、加強安檢工作堵塞漏洞等8條打防并舉的措施,被中央領導和有關部門采納,有效地遏止了中國上世紀90年代初的劫機高潮。

    在很多人看來,作為公安部機關的干部,絕大多數人一生都不會因為工作而面對生死考驗,于天華卻曾四次直面死神。中國刑警學院的材料記載,1995年9月5日,一名歹徒劫持一輛出租車闖到公安部門前,手握導線揚言爆炸。適值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閉幕之際,如果長安街上發生爆炸,必將造成惡劣的國際影響。情急之時,于天華以領導秘書的身份只身上車,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緊張談判,將歹徒勸服繳械。

    同在公安部工作的朱華(此為化名,下同)處長,已經與于天華認識十多年。談到于天華的眾多次的生死歷險,他記憶最深的,就是有一次,在新疆遇到漏網的暴恐分子,藏在玉米地里。當時其他人都派出去了,于天華就拿著沖鋒槍,帶著指揮部的幾個人親自去圍捕。

    根據中國刑警學院的材料記載,2001年3月6日,“兩會”期間,江西萬載縣芳林小學發生爆炸,致37名小學生、5名教師死亡,引發海內外關注。中央領導指示,要以最快速度查明案情,以正視聽。于天華帶領專家用6個晝夜鎖定事實和證據,配合中央電視臺、鳳凰衛視趕制了專題片,“兩會”結束前在境內外播出,為中央領導召開新聞發布會提供了事實證據。同年的3月16日,河北省石家莊市連續發生5次爆炸,致108人死亡,迅速緝捕作案嫌疑人靳如超成為破案和穩定民心的關鍵。公安部組織了全國緝捕靳如超的統一行動,在江西爆炸案中奮戰近10天的于天華再赴前線。他根據信息綜合研判后,做出了“嫌犯很可能逃往廣西、廣東、海南”的判斷。他率隊5天轉戰三省,靳犯果在廣西落網。

    僅2002年到2012年,于天華組織指揮和參與偵破中央政治局常委批辦的案件55起,直接到現場參加偵破特大爆炸、投毒等特大案件33起,其中17起為公安部掛牌督辦案件。

    于天華還親自起草制定了《公安機關處置爆炸現場工作規范》和《爆炸、投毒敲詐專案偵查方案》,成為目前打擊此類犯罪的規范和綱領;他還創建了“全國爆炸裝置研究實驗室”,解決了物證分析的難題,對爆炸裝置的研究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開發“投毒、爆炸案件數據庫”,加強了串并此類案件的基礎工作。同時,在對爆炸犯罪的形勢、特點和規律進行深入分析研究的基礎上,于天華提出減少誘發爆炸、投毒犯罪因素、加強爆炸和劇毒物品管理和控制的一系列打防結合、標本兼治的建議。這些舉措使全國爆炸案在3年之內由年發4000多起降至1000多起,投毒案件由年發6000多起降至2000多起,均下降到歷史最低點,同時兩類案件的破案率也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在眾多案件中不畏犧牲、沖鋒在前的表現,為于天華帶來了不少榮譽,他曾四次榮立個人二等功,還獲得過公安部“十佳青年”、中央國家機關“優秀青年”、“全國優秀人民警察”、中央國家機關“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先進工作者”等稱號。2008年,他還被選為中央國家機關的奧運火炬手。照片上的他,高舉雙臂,身形顯得很健壯。外人不會想到,彼時的他,身體實際上已經發出警報。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心臟搭起7個支架

    朱華回憶說,于天華上學時候身體很好,每天跑5公里,精力很旺盛。以前沒生病的時候,大家加班熬夜辦案,第二天照常上班,夜里繼續熬。作為領導的他帶頭苦干,下面的人也不敢偷懶耍滑。在工作上,他確實是個特別忘我、非常努力、拼命、撇家舍業的人。

    但是因為長期處于高強度的工作壓力之下,疾病慢慢侵襲了這位昔日的壯漢。

    為了偵查破案和追捕逃犯,于天華曾在兩年內跑遍了全國所有的省、自治區、直轄市,平均每年出差辦案200多天。常年的超負荷工作,使年輕的他患上了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發作時疼痛難忍。但是直到病癥惡化到站立超過5分鐘雙腿就失去知覺的嚴重情況下,他才在家人和領導的催促下進行了手術。

    朱華回憶說, 于天華被檢查出糖尿病,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前。當時他因為感覺很暈,被同事們連勸帶拉去醫院看了急診,一查血壓已經很高了。不過也是簡單吃點藥就又回到了單位。

    生活沒規律,加上工作壓力大,令于天華的心血管難以承受重壓,心臟做了3個支架。然而隨著反恐形勢的日益嚴峻,工作態度認真負責的于天華,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疲憊的身體也無暇休整。

    2009年,新疆“7?5”暴恐事件發生后,被任命為前線維穩副總指揮的于天華,連續在一線奮戰40多天,因過度勞累兩次暈倒在工作崗位上。當時他身體狀態非常不好,雖然很難受,又不愿意和別人說,一直沒聲張。短暫休息后就重新回到指揮部。在那次事件后,他的心臟,又多了4個支架。

    今年6月,于天華奉命再次奔赴新疆。臨去之前,多年老友、也是同事的薛明(此為化名,下同),給他打電話詢問身體情況。于天華說自己特別不舒服,薛明叮囑他去看醫生。但是一工作起來,于天華就又顧不上身體了。

    在去世前,于天華一周時間里去新疆和田調研了四五個縣,可以說是馬不停蹄。同事都說勞動強度太大,連30多歲年輕人都有點受不了。從南疆回來,于天華的身體狀況就不太好。6月29日下午,他在工作中突然昏倒,之后再也沒能醒來。

    對于于天華的死因,學醫的薛明回答比較謹慎。她說自己看到醫院寫的病因上,都是打著問號的。是冠心病?還是心源性猝死?或者是顱腦損傷?薛明判斷,從醫學角度來說,他發病這么快就去世,一般都是心性因素,畢竟他以前做過7個支架。疲勞也可能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永遠“憨憨笑”的他

    嚴肅的反恐工作之外,生活中的于天華似乎更愛笑。

    在網上流傳的幾張照片中,與人交談時的于天華,總是一張笑臉。對這一點,老趙記憶尤深。

    54歲的老趙比于天華大7歲,如今依舊生活在山東臨清。直到七八年前老房拆遷,他和相隔300米的于家人,已是幾十年的老鄰居了。“我是看著他長大的。”老趙這樣評價他們的關系。

    “人緣好,嘴巴甜,大人孩子都喜歡。”那時候,老趙出去玩也總愛帶著這個“弟弟”。“小時候他就喜歡笑。”除了愛笑,還有一句話總記在他心里:“每次見面,他都會叫我一聲‘哥’。”

    于天華19歲那年,考上大學后去了他鄉,兩人見面的機會便少了許多。“他總忙,是個工作起來不要命的主。”在老趙的記憶里,從那以后,天華回家的次數就不太多了。

    偶爾,于天華在過年時回到老家,兩人再見面時,雖只是聊些家常,但倒也不會讓老趙感到生疏:依然是那個愛笑的天華,依舊會喊他一聲哥。

    再后來,老趙和于家人相繼搬走,兩家人聯系便少了許多,但他依然會默默體味著這位曾經的鄰家小弟給他們帶來的“榮譽”。“后來聽說,他后來去了公安部,還去了新疆,我是驕傲又羨慕啊。”

    三年前,老趙去北京走親戚。擁擠的火車站里,他又一次遇到了于天華。

    “標志性的笑容永遠不變。”也正是這張笑臉,讓他能在擁擠的火車站一眼認出這個多年不見的“弟弟”。“還是老樣子,一點架子都沒有。他還說要開車送我。”

    雖見面時間不長,老趙卻記得深刻。至今響徹他耳邊的還有那句“哥”。“還是叫我‘哥’,還是老樣子,一點架子都沒有。”

    只是,那已是兩人的最后一次見面。如今想來,反倒平添了老趙的傷感:“沒想到那次竟是永別。”

    前兩天,他從朋友那里聽說了于天華的消息,當天幾乎一夜未眠。“為失去這樣一個好兄弟十分難過。”話到這里,老趙的語氣分外沉重。

    而和于天華一家做過鄰居的薛明也說,自己一閉眼,就會看到于天華憨憨地、笑瞇瞇地樣子,“他是一個特溫暖的人”。以前做鄰居時,扛什么重東西下樓,他馬上會過來幫忙。整個樓道的住戶他都會幫。

    于天華不僅樂于助人,還十分好客。雖然那時候房子不大,他家里總是住了很多人。他的師兄弟、外地來的朋友,關系都維系得很好。

    朱華回憶說,生活中的于天華,為人非常實在、厚道。有一次新同事來報道,他顧不上去接,就讓愛人去接,安排住宿。別人有困難需要幫忙的時候,他也都義不容辭,給人感覺很“實在、可交、可托付”。

    談到他的愛好,朱華說,于天華平時喜歡鉆研、鼓搗電子產品,拆裝計算機、研究GPS和隨身用的商務終端等。但是因為工作太忙的關系,這些愛好都很難顧及了。

    失去頂梁柱的家庭

    作為頂梁柱的于天華撒手人寰,帶給這個家庭的打擊可想而知。

    于天華的妻子在公安部的直屬單位工作,兩人是大學校友。妻子小他兩屆,是國內知名的槍彈、痕跡檢驗專家。她的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去年九月才做了癌癥手術。她和于天華一樣,工作起來都非常敬業。但是與丈夫比起來,她相對沒有那么忙碌,空閑一點的時候喜歡讀讀書。兩人有個女兒,現在國外上大二讀金融專業,學習很好,平時也很懂事。

    于天華還十分孝順,跟自己和妻子的父母相處都十分融洽。即便后來工作忙了,他基本每天都要和自己的母親通電話,最長不超過三天也要通一次。父親去世后,他把媽媽接過來住,因為不放心還裝了個攝像頭,好方便看老人的一舉一動。他對愛人也特別好,夫妻感情很和睦。愛人有病住院的時候,即便再忙,他也會一直陪伴。

    作為一個母親,薛明最擔心于天華的女兒。父親剛剛去世,母親的身體又不好,孩子今后怎么辦。小姑娘在母親面前強忍著不流露出悲痛,但在大伯父面前就忍不住了:“以后沒人疼我了,您多疼疼我。”回憶到這個細節,薛明的聲音哽咽起來。

    (應受訪者要求,朱華、薛明為化名。)

    于天華簡歷

    于天華,男,漢族,1967年10月出生于山東省臨清市。中國刑事警察學院刑事偵察專業畢業。1990年7月參加工作,1994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公安部刑事偵查局爆炸恐怖案件偵查處干部、科員、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副處長、處長。2008年9月任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副巡視員(2008年9月至2011年7月援疆,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黨委委員、副廳長),2012年7月任公安部情報中心副主任。
  
  • 1
  • 發表于:2014/10/23 18:24:37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贊一個
(0)
(0)
  
帖子已過去太久遠了,不再提供回復功能,請勿嘗試回復!!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